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每晚22:30播出

 
 
 

日志

 
 
关于我

行百里者,看周遭事 行千里者,见世间情 行万里者,穷天下经 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 每晚22:30 行者,与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首部公路大片——搭车去柏林——一路向西,初出国门  

2010-02-18 16:2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向西

2009年6月22日,这是谷岳和刘畅搭车去柏林的第十四天。这一天谷岳到达了新疆库车。就在五天前,由于刘畅返回北京,他只能独自完成从哈密到库车这1053公里的路程。

库车,这个隶属阿克苏地区的县城,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一处重要商埠。就在谷岳打算好好游览这座颇具异域情调的小城时,却意外的接到了刘畅从北京发来的消息。

中国·库车 DAY 14

距离柏林还有11893公里

三轮车的速度十分有限,三四个小时走了不十公里,但当地人的热情朴实和乐于助人都给谷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与第二位驾驶三轮车的新疆师傅告别后,谷岳又背起重达40斤的背包,一边往前走一边向过往的车辆伸出拇指,希望能搭车去阿克苏。然而,实际情况似乎比他预想的要困难许多。

这位柯师傅带着谷岳到达了阿克苏,在那里,谷岳将与从北京返回刘畅汇合,继续向西进发。在与刘畅分别的五天时间里,谷岳一个人搭车并不顺利,他希望刘畅的回归能为接下来的旅程带来好运。

到达阿克苏的第二天中午,谷岳和刘畅来到当地一处水泥厂附近,这里正是去往喀什的必经之路。

 中国·阿克苏 DAY 16

距离柏林还有11637公里

炙热的骄阳,漫天的尘土,正如谷岳和刘畅预想的一样,试图在这里成功搭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在等待了两个小时后,他们决定乘坐大巴到下个小镇三岔口试试看。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终于搭上了去往喀什的车,此时已是下午七点。

喀什是谷岳和刘畅在中国的最后一站,对于第一次来到喀什的刘畅来说,这座古城充满了异域的神秘感,然而对于谷岳来说,第三次的到访会有怎样的不同?在这里,又会发生哪些有趣的故事?

 中国·喀什 DAY 17

距离柏林还有11196公里

喀什,是整个南疆最繁华的城市,维吾尔族的聚居使这里深具异域风情。2009年6月23日,谷岳和刘畅一到达这里,便迫不及待的踱进这座已有2000多年历史的老城。

不到喀什,就不算到过新疆,到了喀什却不品尝这里的美食也只能算白来一趟。在谷岳和刘畅看来,喀什就像个美食天堂,穿梭在古城的大街小巷,总会看到各种新奇的食物,让他们不得不驻足品尝。

带着初次来到这里的刘畅在老城里闲逛,谷岳发现了这一次来与以往最不相同的地方,老城在不断萎缩,行走其间,他们时常可以看到一栋破屋或是一片废墟,以及零星的正在拆建的房屋。眼前的这一幕让谷岳有些担忧起来。

这位热情淳朴的当地司机师傅将谷岳和刘畅带到下一个安检口,这里距离中国最西边境口岸伊尔克什坦还有80公里。

 

从喀什到伊尔克什坦口岸,一路搭车十分顺利,这让谷岳和刘畅再次感受到当地人的热情与淳朴。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在出境前的这个晚上,意外再次发生了。

 

初出国门

搭车去柏林的第十八天,谷岳和刘畅终于走出中国边境

在吉尔吉斯斯坦搭车,他们将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

这是一次全新的开始,他们究竟该如何面对?

伊尔克什坦,是中国最西端的陆路边境口岸,也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通道和驿站。2009年6月25日,谷岳和刘畅抵达了这里。

从北京出发,他们以招手搭车的方式前进,共搭车19次,穿越河北、山西、陕西、甘肃与新疆,行进5000多公里,辗转17天终于到达这个中国日落最晚的西部口岸。

第二天中午,谷岳和刘畅搭上了一辆货车,前往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的城市——奥什。

越过中国77号界碑,谷岳和刘畅即将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境内,这也意味着他们将在一个完全未知的国家展开搭车之旅。

抵达这个小村庄时,已是下午2点钟了,饥肠辘辘谷岳和刘畅立即开始在周围寻找餐馆。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想要在这里饱餐一顿却并不容易。

由于语言不通,谷岳和刘畅与当地人交流起来十分困难,这让他们原本就紧张的心情更加忐忑起来。就在这时aftan(阿夫坦)发动了汽车,很快两人就被沿途的美景吸引住了。

从吉尔吉斯坦口岸向西北行驶了两个小时后,在一个岔路口,aftan(阿夫坦)突然离开了去往奥什的主路,而将车开到了草原上,直奔雪山脚下的那些蒙古包。他的这个举动让谷岳和刘畅再次紧张起来。

吉尔吉斯坦是一个农牧为主的国家,酸马奶是这里最受欢迎的饮料。热情的牧民端来酸马奶款待谷岳,但是对于初次尝试的谷岳来说,要适应这种饮料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从进入吉尔吉斯斯坦那一刻起,谷岳和刘畅一直为语言问题所困扰,但在这个下午,他们发现,有时沟通并不一定要依靠语言,甚至只是几张简单的照片,也能让陌生的朋友快乐起来。

离开草原,谷岳和刘畅继续跟着阿夫坦往奥什方向前进。他们能否顺利到达奥什?

到达吉尔吉斯坦的这天下午,当地司机阿夫坦热情款待了谷岳和刘畅。但为了赶在天黑前到达奥什,他们很快便离开了草原,与阿夫坦一起继续向西北方向行进。

第二天一早,阿夫坦就找来他的朋友,搭上谷岳和刘畅去往奥什。

巴扎,是古波斯语中集市的意思。对于奥什人来说,巴扎是消费、社交和娱乐的重要场所,更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为了感受这里特有的民俗风情,谷岳和刘畅决定在这里好好逛逛。

对谷岳和刘畅来说,这个大巴扎就像一个迷宫。走进其中,他们才发现这个巴扎的与众不同之处。

这位店铺老板是韩国人,也是两天来唯一能与谷岳和刘畅聊天的人。他推荐的Sary-Chelek湖,距离他们的下一站乌兹别克斯坦比较近,于是两人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去往那个位于奥什西北部的湖。

2009年6月28日,谷岳和刘畅背起四十斤的背包,准备在奥什的路边搭车去Sary-Chelek湖。

语言不通,再次成为他们最大的困扰.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他们能否顺利搭上车去往下一站?热爱美食的刘畅究竟遇到了怎样的麻烦?每晚22点30分请关注旅游卫视22点30分行者栏目——搭车去柏林^_^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