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每晚22:30播出

 
 
 

日志

 
 
关于我

行百里者,看周遭事 行千里者,见世间情 行万里者,穷天下经 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 每晚22:30 行者,与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transylvania 特兰西瓦尼亚 吸血鬼德古拉故乡  

2009-09-09 16:23:22|  分类: 搭车去柏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少年时看过 Bram Stoker布拉姆•斯多可的《德古拉》后特兰西瓦尼亚这个地区总是给我一种神秘的感觉。  也是因为《德古拉》这部小说启发了无数好莱坞吸血鬼的电影,所以每年世界各地的吸血鬼迷和好奇的游客都来到特兰西瓦尼亚拜访德古拉的故乡。

从孤儿院去来一位老头把我们带到Southern Carpathians南喀尔巴阡山脉的山口, 从这里往北就是特兰西瓦尼亚。周围的山很美全是高高的松树,在这里一位三十多岁的医疗设备技术员把我们带到Brasov 布拉索夫。Aurellian的英语很好,他跟我们说德古拉的真名叫Vlad Tepes弗拉德采佩什(zh.wikipedia.org/wiki/弗拉德三世)。 Tepes在罗马尼亚语意思是穿刺,因为他最善用刺穿来做惩罚所以被人们称为穿刺公。  在15世纪时他是瓦拉几亚的伯爵,因为当时长年战乱,匪徒泛滥导致社会不安,为了有效的稳定社会弗拉德把犯人和他的敌人活活的穿刺致死,穿刺一般用一个又尖又长的木桩从肛门一直刺到嘴巴,是一个又痛苦又慢的酷刑。奥斯曼帝国进军要打弗拉德时在一个山口前看见了两万个木桩,每个木桩上都刺穿着奥斯曼战俘和土耳其百姓,把整个军队吓跑了

虽然在21世纪的眼光里弗拉德用的手段很残酷,大多数的罗马尼亚人都把他作为他们国家的英雄,因为他有效的保持了当地的治安而且勇敢的抵抗了侵略的奥斯曼帝国。

至于布拉姆•斯多可用他作为《德古拉》的吸血鬼是偶然的。作者选了特兰西瓦尼亚因为吸血鬼的民俗是来自这一带地区,而特兰西瓦尼亚最残酷的人物就是弗拉德-穿刺公。
在Brasov布拉索夫的青年旅馆我们跟一位西班牙女孩儿Paloma交上了朋友,她在罗马尼亚一个人自驾旅游,正好跟我们一路。我和刘畅还有另一位英国背包客挤进Paloma的小车里前往周围的景点。Brasov布拉索夫街道Brasov布拉索夫是一座很美的城市虽然弗拉德从来没在这座13世纪城堡住过,Bran城堡的变成了德古拉城堡。城堡外全是小卖铺摆着德古拉纪念品,游客排着长长的队来买票看德古拉的城堡。我们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今日唯一的吸血鬼就是这些换钱商下午我们开车往北走两个小时来到古城Sighisoara锡吉什瓦拉。小古城景色很美,是个典型中世纪古城。这是Sighisoara锡吉什瓦拉的钟楼
弗拉德15世纪在这里出生,城里仍然还保留着他当年住过的房子。与Bran一样这里到处都是德古拉纪念品。弗拉德住宅门前的龙标。  德古拉这个名字的来源其实是弗拉德的父亲是龙道会(Order of the Dragon)会员,所以叫Dracul,他儿子自然就成为Dracula。 15世纪时Dracul在罗马尼亚语是龙的意思,龙代表着勇敢,但是近两百年已经变成魔鬼的意思。晚上我们赶上了这里一年一度的文化节,在广场的露天啤酒花园里我边喝酒边看现场乐队表演。我们的西班牙朋友Paloma性格非常活跃,拉着我和刘畅跑到广场中间随着音乐跳舞。  那天晚上大家都玩的很高兴,随着不同的乐队我们喝了一轮又一轮的啤酒和葡萄酒,最后大家都喝多了回旅馆时因为那位英国男孩儿住的比较远在黑夜中走丢了,一直到早上才找到自己的旅馆。走出了Sighisoara锡吉什瓦拉我们到了往北走的主路,路边有宽敞的地来停车。 在这里我和刘畅看到了一个让我们不可相信的场景 – 在路边既然有十来个当地人都在伸手搭车。原来搭车在罗马尼亚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  搭车在这里是许多人的主要交通方式。虽然路边有十来个人都在搭车,停下来的车也不少。  不过半小时以前的那些搭车人都已经搭上了车,又一批新的人站在路边伸着手搭车。  我和刘畅都习惯了我们是唯一的搭车人,对这种环境有点不适应。  在罗马尼亚搭车也很有竞争性,每辆车都有好几个人跑过去睁着上车。我和刘畅一开始比较客气,眼看一拨又一拨的人都搭上了车而我们还在路边傻等着。  最后我们也学会了,开始跑到刚停下来的车旁问车主所去的方向。就这样我们搭上了一辆车,跟一位年轻的车主走了3个小时到了Cluj-Napoca克卢日纳波卡在这里路边的草坪上吃了午饭 (前一天买的香肠和面包),被一位好心博士生带到城外的路边,在这里又跟无数个当地的搭车人竞争。最后终于搭上了一辆小货车去往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边界城市Oradea奥拉迪亚.到了Oradea奥拉迪亚已经晚上六点了,这位师傅把我们放在去往匈牙利边界的路口上,从这里还有19公里就到边境了所以我们想一口气搭车到匈牙利。  在这路口有不少车辆路过,但怎么也搭不上车。  举大拇指不管用后又改成写牌子,举牌子也不管用后又改成一手举大拇指一手举牌子,太阳落山月亮出来了还是没搭上车。这会儿已经九点半了,我们的腿也软了信心也没了,只能在Oradea奥拉迪亚住一晚第二天在试试。  从路口我们有走了一公里,坐上了电车终于到了市中心找到了一个便宜的旅馆。
第二天我们又回到了昨天的路口开始重新搭车。  过了一个小时还没搭上车,我自己安慰自己说昨天在这儿等了3个半小时不能算在今天的时间里,今天是新一天,现在才等了一个小时这还不算什么,得有耐心在等一等。  又过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车停下来,我和刘畅已经在这破地儿总共站了五个半小时,周围的景色闭着眼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最后中午十二点半终于有一辆车停了下来,这位恩人正好住在边界那边,我们上了车才了解到原来我们搭车的那个路口不是直接去边界的主路,其实这条路走了不远又转回到城里,从城里才开始往北到边界走。  看来不是没人愿意带我们只是我们选的搭车地儿不好!  这位先生把我们带到匈牙利的港口。 过了港口我们在路边又等了2个小时也没搭上车。  我和刘畅每二十分钟轮流的站在路边搭车,刘畅搭车时我又往前走到换钱的地方问那些停下来的车,最后也没什么结果。我和刘畅站在路边早上脖子被晒下午脸被晒,这两天明显的晒黑了好多。

过了一会儿路对过一对男女从一辆货车下来,他们也是搭车的。我走了过去跟他们聊了聊,这两个年轻人是从波兰来的,今天只等了二十多分钟就搭上了车。我心想我要能变成这个年轻的姑娘多好,这样我和刘畅也不用等这么长时间了!
刚跟这二位告别我们那边就搭上了一辆货车。  我们跟着这辆货车一直到了匈牙利的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