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每晚22:30播出

 
 
 

日志

 
 
关于我

行百里者,看周遭事 行千里者,见世间情 行万里者,穷天下经 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 每晚22:30 行者,与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哈萨克斯坦 aktau 里海(2009-07-27 18:40:30)  

2009-07-29 16:59:24|  分类: 搭车去柏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照片:Aktau 里海孩子们跳水

从穆伊纳克我们回到了去往哈萨克斯坦的路线。 Kungrad离哈萨克斯坦边境还有不到400公里但是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最后一所城市, 海关和边防也是在这里。  我们打听了从Kungrad到哈萨克斯坦的路不好,路上车非常少。 刘畅还有两周就要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飞回北京(812日回来),而且我们还有三个国家要过。  如果我们试着搭车很可能要等好几天,因为路不好路程也会非常慢。 最后我们决定做火车到哈萨克斯坦。 


Kungrad 到 Beyneu 的货车上。400公里花了整整12个小时。 到了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城市Beyneu已经夜里21点,从这儿到里海的Aktau还有400公里。我们不想在Benyneu过夜,趁晚上有次火车直达Aktau我们想继续赶路。  没想到这小站的售票厅只有一窗开着,有一大群人都围着这窗户,根本不谈什么排队不排队。 售票厅里还非常闷热,刘畅在另一边看包我在这群人里面挤着买票。 买票要输入每个人的护照,打印机又是那种非常古老非常慢的,5分钟内能出一张票就不错了。  好不容易挤在第二围时中间有位大小伙子加三儿而且还不承认,我和另外两位女士只好等着,最后整整等了一小时才轮到我。 当我跟售票员说要买今晚的两张票时她回答我票已卖完,只有明天的。  简直让我无奈,这会儿已经筋疲力尽我跟刘畅走出售票厅。 有位好心的朝鲜族的乌兹别克女的跟我们说可以不用买票上今晚这趟火车。 她给我们介绍了几位没票的人也在车站等候并说上车后每人给列车员2000坚戈(¥90)就行了。 等火车终于到站时我们发现没票的人起码有八九十个。 他们都围着那辆车厢门口,我和刘畅就跟赶最后的一艘难民船似得拼命往里挤。  进去一看才发现这是货车箱,除了一小段空间外里面都是货物。  幸好我们先进来刘畅抢了一个坐,我抢了一块地并铺上了我的防潮垫。  我们看着一群群疯狂的人都跑了进来抢位子。 一位中年妇女看见我坐在那里就不知为什么很生气并开始用力的拽我的防潮垫,她的意思是我不该坐这儿。 这位蛮不讲理的女人把我拉起来后还不停的推我,好像这块地是她祖先留下来的。  我只好跑到刘畅那边,这时又看到另一位哈萨克妇女正跟刘畅说让他把座位让出来。 我心想这些人都怎么了?凭什么你想坐那儿就坐那儿? 我马上坐在刘畅的旁边,把大小包落在一起,准备不管一切也守住我们的座位。  这个小空间里地上铺满了地铺,所有能坐的地方都坐满了人。 就这样我们坐到第二天早上10点。  当时我和刘畅对哈萨克斯坦的第一个印象非常不好,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在是乌兹别克斯坦人人都很友好,很有礼貌,到了这里人人不讲理。 

Aktau是一座在里海东海岸的石油城。 马路上有许多ATM和购物商场,感觉很现代化。  下了火车后我们直奔旅行社买去往第比利斯的机票。 原本计划是从Aktau坐船度过里海到阿塞拜疆的巴库,但因为刘畅无法拿到阿塞拜疆的签证(一提起这事儿我就烦)我们只好越过阿塞拜疆,飞往格鲁吉亚。整好有当天晚上去第比利斯的机票,我们把大包存在旅行社,带着小包逛Aktau的街头。  因为这里的旅馆实在太贵,我们找到一个购物中心,在里面的洗手间刷牙洗脸。 

 走了好远才找到在巴扎傍边的一个小露天餐厅而且看起来不贵。  棚子底下有两位俄罗斯人,他们热情的把桌子跟我们并在一起。用简单的俄语和英语了解到这二位是水手,好像是从流进里海的伏尔加河开船过来的。  这位会点英语的水手是位残疾人,他的左臂和左腿都是假的。  他们都非常喜欢中国,还说俄罗斯跟中国一起来抵抗美国。  能看出来他们非常怀念曾经辉煌的俄罗斯,说着说着就一手聚在胸前开始唱爱国歌曲。

 当然这两位一直不停的喝伏尔加酒,也一杯又一杯的让刘畅和我跟他们干杯。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吉尔吉斯坦喝马油的事儿,但是这次伏尔加比马油要好的多。 我怕我俩都被灌醉,所以刘畅主动陪他们喝酒,我来拍摄。  三个人喝了一斤半的伏尔加,饭也吃完了。 这二位还要再买一大瓶伏尔加,刘畅这时已经喝的晕晕乎乎,我们借这机会跟他们告别,说还要去里海海边看看。  又干了几杯后好不容易跟他们告了别。 

我们走到海边,虽然挨着一座15万人的城市这里的海水非常干净。在炎热的太阳下有许多当地年轻人在这儿跳水、游泳。 他们看到我们二位游客也是非常热情, 刘畅并跟一大帮孩子们学跳水。  一次又一次大家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当地的小孩儿都45°跳进水里,只见刘畅的身体横着像砖头一样拍进水里。 刘畅就这样拍了十几次,最后胸脯怕的都红了才停。 

我跟他一样,只是腰下部被水拍的痛痛的。

学跳水
横着拍水
仅仅12小时前我们还跟一帮野蛮的人抢座,挤在一个又热又挤的货车箱里,心理恨透了哈萨克斯坦,而12小时后又跟一帮热情的孩子们跳水玩乐,在凉爽的里海里摆脱路上的疲劳和烦恼。 这就是问什么我热爱旅行,生活总是充满了不可预知的事情让我感受到“在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