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每晚22:30播出

 
 
 

日志

 
 
关于我

行百里者,看周遭事 行千里者,见世间情 行万里者,穷天下经 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 每晚22:30 行者,与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前往乌兹别克斯坦(2009-07-16 00:21:31)  

2009-07-17 16:59:24|  分类: 搭车去柏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谷岳 刘畅和一路搭车行走,途中网络支持中文的电脑不多,虽然他们有自己的笔记本,但是经常不让上网。 希望大家能理解。他们会用每个机会来更新博客。 也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对他们的支持!

Photo: Mare's milk - road side stand

在吉尔吉斯坦呆了10天,超过了预计的时间。 我们只能尽快赶到吉尔吉斯坦西部从那边过境到乌兹别克斯坦。  一早Sultan的大哥把我们带到了比什凯克到奥什的主路,我们在路边等去往奥什方向的车。 

没过20分钟有一辆越野车停了下来。  车里坐着一男一女。当我开始用基本的俄语跟他们沟通时车里的那位女孩儿并用流利的英语跟我说她能听懂英语。  原来他们是给比什凯克的一家旅行社工作,要去奥什去接一家爱尔兰人来旅游。  我们就这样搭上了车。 

车里的女孩叫Galina,是俄罗斯族,今年才19岁。虽然还是大学生,她夏天放假当导游打工。车里司机的叫Andrew,是德国族。他的祖先是德国农业工程师,20世界初,被俄罗斯请到俄国工作,后来又被斯大林迁到吉尔吉斯坦。  Galina的英语非常好,是我们在吉尔吉斯坦碰上最好的。  跟她聊天我们才知道马奶有泻作用,但让刘畅愤怒的是吉尔吉斯人喝了马奶后会上厕所,但是刘畅喝了后闹了5天的肚子。

 Beautiful views on the way

来吉尔吉斯坦之前我在书上读过这里有“抢老婆”的风俗。因为去老婆是个昂贵的事很多年轻人没有钱所以只能抢。  如果在村子里看上了一个未婚的女孩儿,这个男孩儿和他的朋友会一起把这个女孩抢到旁边等待的车里,然后把女的带到男的家里。被抢的女孩父母一般都会答应这个婚事,吉尔吉斯人有句话“婚礼上的泪水会变成一个幸福的婚姻”。  如果这个女孩儿坚决不答应反而逃走的话她会承担很大亲友的压力,还有些人会怀疑她的贞洁。 

趁这个机会我问Galina有没有见过抢老婆的事,她说没有但是好多来自农村的大学同学夏天放假都不敢回家,她们宁肯让家人来比什凯克找她们也不肯回家拍被抢走。我问Galina如果她被抢的怎们办,她说她会立刻报警并让她男朋友来救她。 

Galina和Andrew把我们带到了去往Shamaldy-Say/Uchkurgan 港口的路边。  我们从这里又搭了一辆好心大妈的车到镇里,从镇里又坐了半小时的小公交到了边界。边界有条小河,乌兹别克斯坦就在河另一边但是这里的人都说边境早不用了,他们说往北3公里还有个港口叫我试试。  到了这个港口吉尔吉斯坦的老房车改造的边防检查站一人没有,桥另一边累着沙袋和铁丝网,也是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办?只能在回到主路上往Jalalabad走,到那里还有2个小时,今天看来是过不去了。

在回主路的路上有位老司机跟我们说往南20公里还有个港口,应该是开的,但是吉尔吉斯坦海关离乌兹别克海关中间有一公里多的路,必须徒步过去。  这个港口就在农田之间的一条土路上。土路两边有两座小木屋子,一座是边防,一个座是海关。边防是位年轻的战士,手续还比较顺利。到了海关我们遇到了麻烦。  这位50多岁的警官反复的问我们带多少钱,要我们给他看随身带的钱。  我知道他想借机会给自己捞点儿所以我一直给他看我的信用卡,给他看兜里的几块钱,说我们没现金必须要去银行的ATM才能去钱。  他看到我们的摄影机并威胁我们说我们不是游客,是记者。 本来我们的俄语就不好,这次听力越来越不好,我不停地说“Niet pennimayo” “听不懂”  最后我走出了海关跟在树底下的另一位警官说”Problem” “Problem” 等我进了屋那位海关看出来我们比他有耐心,能耗着。终于他举起两手表示放弃的意思让我们走了。  我们一路听别的旅客说乌兹别克斯坦的警察和海关腐败,没想到吉尔吉斯坦的官员也这么腐败。  在这个一公里的 no man’s land 路两边都是农田,当地的农民随便来回来去走动。许多主动过来跟我们握手。

乌兹别克斯坦的边防和海关比我想象的好的多。  这里的边防有几个健壮的大兵看见两个中国游客很好奇,他们跟我们聊天,用手机合影,还把刘畅当成Jakie Chan(成龙)比。一位大兵还给我塞了1000块钱的钞票。 之后我才知道这1000元才值不到¥4。  这个港口人流非常少,除了我们以外只有几个当地人过境。 

等了一个小时过境的手续终于办完了。 过了边境这里还是农田,路上一辆车也没有。  我们只好跟刚下班的乌兹别克海关搭车去附近的城市。  六个人挤在一辆小奥拓里。  因为我们在吉尔吉斯坦呆的时间太长,在乌兹别克斯坦我们只有10天,而这10天内我们要走2,000公里的路。我们决定坐车过夜到塔什干然后立刻转火车去Samarkand。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