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每晚22:30播出

 
 
 

日志

 
 
关于我

行百里者,看周遭事 行千里者,见世间情 行万里者,穷天下经 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 每晚22:30 行者,与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心和行者一起走  

2008-03-28 10:43:45|  分类: 编导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和行者一起走

 

自从1976年从老家吉林来到北京后,我就再也没有长时间的离开过这个城市。我不喜欢北京,北京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学习和工作的地方,在上大学时,间或有几次出行,去云南傣寨、去青海藏区,每次回来,从北京站熙攘的人群中挤出,我就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又回到了这个喧嚣的地方。

毕业后开始旅行,但也是仅仅满足于在南国的海滩吹海风晒太阳、在异地的酒吧谈风月看日落。然后又回到那个完全没有感觉的城市,做着周而复始的事情。

2004年4月我来到了旅游卫视接手一个叫做《行者》的节目,在这之前我所知道的行者只有两个人,武松和悟空。凭着对行者那种读书行路的原始印象我为《行者》节目写了最早的宣传文案:行百里者看周遭事;行千里者阅世间情;行万里者穷天下经。很幸运节目最初的两个作者周剑生和梁子,都是有着丰富行走经历的人。周剑生从1994年开始周游世界,10年间他到访了世界上77个国家,他用镜头讲述着世界几千年的岁月变迁。梁子是一个让我发自内心佩服的女人,她一个人三下非洲,陪着黑皮肤的兄弟姐妹度过近一年的部族生活。他们的作品展现的异域风情让我心驰神往,他们的作品呈现的生活状态让我怦然心动,但他们那样的生活好像离我很远,就好像荷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对行者这种敬而远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另一个行者的出现,他叫佟兆强,是一个退休的德语翻译。在他61岁的时候,有朋友邀请他参加一次特殊的旅行。他要孤身一人前往中国、哈萨克斯坦边境,接3对德国夫妇。这六个德国人年龄也都在50岁以上,他们开着自己的旅行车从德国出发,一路前行从新疆进入中国,然后佟兆强要陪同他们穿越沙漠、戈壁,进入西藏,最终抵达珠峰大本营。在这次旅行中6个德国人住在自己的房车里,而佟兆强则要住在帐篷中。旅行的第一夜就是在大漠中度过的,当时61岁的佟兆强躺在帐篷里听着四周呼啸的风声和远处间续可闻的狼叫,一夜没有入睡。这是佟兆强的第一次户外旅行,他把这次旅行用dv摄像机纪录了下来,然后自己剪辑成一个25分钟的纪录片,令人惊奇的是,这同样是这个61岁的老人,第一次拿起摄像机,第一次走上剪辑台。后来这个片子在佳能公司举办的绿色家园dv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佟兆强也得以和陆川一起重返可可西里。

在这以后我又接触了一些这样的行者,比如在越南、柬埔寨寻找电影场景的罗雪、叶力、又比如在印度的木屋中遥望雪山的傅勇、在红海深处探访沉船的孟为。他们在旅途外和我一样,有一份固定的职业,而一旦踏上旅途他们就好像完全脱离了生活的羁绊,全身心的沉醉在一段崭新的旅途中。当我还在为没有时间,没有钱,没有这个、哪个而待在城中,羡慕别人的时候,中国大陆已经有了3000人常年行走在路上。

每个人踏上旅途都有不同的目的,但有一点对行者来说是相同的。在《行者》节目播出180期的时候,我又重新为行者写了一段宣传词。一个人孤身上路,一个人默默前行,一个人翻山越岭,一个人等待黎明。做一个孤独的行者—我行;做一个勇敢的行者—我行;做一个快乐的行者——我行。就这样我认识了第三个行者—吾行。

虽然现在我还是没有一段属于自己的行走经历,但是我感觉自己的心离旅途越来越近,就好像郑智化在歌中唱的:我的脚步想要去流浪,我的心就已飞翔。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