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每晚22:30播出

 
 
 

日志

 
 
关于我

行百里者,看周遭事 行千里者,见世间情 行万里者,穷天下经 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 每晚22:30 行者,与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滇金丝猴”系列节目——2008.3.3~2008.3.7  

2008-03-11 15:31:47|  分类: 强档推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游卫视 每晚22:10 行者系列节目

第一集 

1993年9月,在经过整整一年的寻找,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终于用他的摄像机镜头拍摄到了这种黑白相间,同时也是我国所独有的濒危野生动物——滇金丝猴。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拍摄到野生状态下滇金丝猴的生活场景。屈指算来,这已经是奚志农第三次走进白马雪山了。滇金丝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他和我们所熟知的川金丝猴到底有什么不同?而奚志农为何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走进白马雪山去追寻这种美丽的生灵呢?所有的这一切,都要从三年前的一个约定开始说起。 

在昆明动物研究所的饲养场里,奚志农第一次见到滇金丝猴便被这种生灵所吸引,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想要更多的去了解滇金丝猴的生活,去野外拍摄的想法也在他的心中开始萌发。而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云南人,除了要让世人去认识滇金丝猴之外,在他的心里还有着另外的一个心愿。

 1892年,也就是在龙永成它们这次考察开始之前的整整一百年,法国传教士比尔特带领着他的狩猎队在白马雪山的深处开始了一次特殊的狩猎。随着一声枪响,滇金丝猴作为一个新的灵长类物种第一次被人们所发现。并记录在了1912年出版的灵长类专著中。然而在这之后的整整70年里,全世界就再也没有任何关于滇金丝猴的任何消息。这种动物是否真的存在?经过漫长的岁月,它们会不会已经灭绝?这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都是一个未解之谜。为了弄清楚这些问题,1962年,昆明动物研究所第一次组织科学家深入到白马雪山。去寻找这种传闻中才听到过名字的滇金丝猴。

 带着强烈的期盼,奚志农第一次走进了白马雪山,而之前由于看到了研究小组带回来的猴子照片,更是增加了他的拍摄信心。然而,野生滇金丝猴究竟生活在哪里?这个问题即便是对于研究小组的成员来讲,也只能根据之前两次考察所留下的那少得可怜的资料大致划定出一个滇金丝猴的生活范围。

 刚刚到达了考察小组所在的崩热贡嘎营地,奚志农就迫不及待的和考察队开始了寻找滇金丝猴的旅程。然而对于整个考察队来说,他们对野生滇金丝猴的了解也几乎都处于零的状态。因此,他们只能通过在奚志农上山之前,那次偶遇猴子的经验,以及追踪猴子粪便的方法去寻找这片森林真正的主人。但是,要在这数千平方公里的白马雪山之中,去寻找只有拇指般大小的滇金丝猴的粪便,这,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在经历了将近一个星期的苦苦寻找,奚志农参加的第一次追踪野生滇金丝猴的行程以失败而告终。不得已,一行人只能返回营地补充给养,充分休息,为下一次的寻找做好准备。其实,所谓的科考营地也只不过是勉强为队员们提供一个遮风避雨的场所,在海拔4300米的白马雪山上,所有的生活物资都要靠队员们自己来解决,就连大本营的小木屋,都是队员们借用当地牧民夏季放牧时所使用的牛棚改建而来。

 由于没有准备过冬的物资,考察小组只能赶在大雪封山之前撤离营地。对于奚志农来讲,他的第一次白马雪山之旅可以算是收获甚微。那令他魂牵梦绕的滇金丝猴最终还是没有向他展露真颜。虽然说93年奚志农终于成功的拍摄到了滇金丝猴,然而整个追寻猴子的旅程真的可以用“峰回路转、绝境逢生”来形容。奚志农在追寻猴子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第一次看到猴子,又有着怎样的意外惊喜呢?

第二集 绝望中的邂逅  

1993年8月,奚志农和考察小组又再一次垂头丧气的返回营地。此时,离他们第二次上山又过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

93年5月,沉睡了一冬的白马雪山终于在春天的阳光中渐渐苏醒,而居住在这里的滇金丝猴们在经历过漫长冬日后逐渐恢复了生机,考察队员们也在这冰雪刚刚消融的时候再一次回到了白马雪山的营地。这一次为了能够在山上过冬,科考小组做了充足的准备,而奚志农为了弥补上次没能拍摄到滇金丝猴的遗憾,决定这一次在山上营地停留的时间延长到三个月。

 在科考队员们刚刚整理好营地的时候,一串串铜铃声又从队员耳边划过。这个季节,也是当地牧民们迁往夏季牧场的时候。而滇金丝猴为了躲避人类的打扰,也开始向海拔更高的树林中转移。考察小组不得不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重新找到猴子的踪迹。

在大致确定了猴子的生活区域后,龙永成、老柯、中泰、奚志农等人再一次出发去寻找滇金丝猴。而就在离营地距离最近的第一个观察点,老柯发现了散落在地下的断树枝,这个重大的发现,然所有人都惊喜不已。

 连续三个月的苦苦追寻却一无所获,这对所有的队员来讲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而对于整个科考计划的进程来讲,无疑也是遇到了一个最大的瓶颈,整个科考队的士气此时也跌落到了最低谷。回到营地后,老柯每天早上都会一个人站在峭壁边上,拿着望远镜向远方张望,通过不停的观察来缓解自己失落的情绪。奚志农此时不仅对这样的一个结果感到无可奈何,而且更加令他感到无奈的是,经过三个月的考察之后,他不得不暂时离开白马雪山,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

 

1993年8月,就在奚志农离开仅仅一个半月的时候,从营地那边传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龙永成和老柯终于跟踪到了一群猴子。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奚志农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第三次踏上了他的白马雪山之旅。

 简短的寒暄过后,奚志农和科考小组第六次踏上了寻找滇金丝猴猴子的旅程。为了能找到猴子,在过去的这几个月中,中泰一直穿着迷彩服,老柯则穿着他的那件紫色的抓绒外套。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猴子们信任穿着这些衣服的人,让他们相信这些人不会伤害他们。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寻找,队员们仍然没有找到猴子的踪迹,所有的人都认为这第六次的追寻也将是空手而归。此时,奚志农做下了这个令他追悔莫及的决定,让中泰把摄像机的三脚架提前送回营地。

 

这次与猴子的偶然邂逅,不仅让奚志农第一次拍摄到了野生的滇金丝猴,而且也让科考小组有机会仔细的观察滇金丝猴的生活习性。通过这两天的观察,科考队终于了解到了滇金丝猴的食性。这种生长在冷杉树上、像胡子一样随风飘动的植物就是滇金丝猴们最为主要的食物——松罗。

 

拍摄到了野生滇金丝猴,了解到了猴子的食性,此次的科考活动终于取得了一些进展,然而在滇金丝猴的身上仍然有太多的谜团还没有解开。

接下来的一次对滇金丝猴的观察,不仅让科考队员们对猴子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且也让大家对它们的生存状况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第三集 脆弱的栖息地 

1994年7月,就在营地附近的一个流石滩,科考小组第二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遇到了猴子,这张照片就是当时所拍摄的。奚志农为何要在摄像机上捆绑上一支完全不符合规格的照相机镜头?他们这次观察猴子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有趣故事呢?

通过上一次的观察,科考小组终于了解到了野生滇金丝猴的食性,但是由于松萝的生长十分缓慢,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时间才能自我更新,猴群就不得不像游牧民族那样去寻找新的觅食地,有时它们甚至不得不迁移十到二十公里的距离。而猴子的这种习性,又为科考小组寻找他们增添了一种新的方式——通过观察松萝的生长状态来判断猴子生活的范围,但是,寻找的结果却并不让人乐观。

 

在整个科考项目结束之后,龙永诚立刻开始整理分析研究小组所带回来的资料。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一份对野生滇金丝猴最为详细的考察报告终于出炉。在这份报告中,不仅详细记录下了滇金丝猴的生活习性,而且还估算出了猴子的种群数量。目前,滇金丝猴的总数不超过两千只,分成15个种群各自独立的生活在这片狭小的区域之中。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15群猴子过着这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呢?

 

除了过度的商业砍伐之外,生活在滇金丝猴栖息地的村民也开始和滇金丝猴们“争夺地盘”。这个村子是12年前龙永城开始考察滇金丝猴时所到过的一个村庄,当时,整个村子不到100人,现在则增加到了130多人。为了满足日常生活需要,村民们不得不开垦更多的耕地与牧场,不得不砍伐更多的云杉和冷杉树去建造他们的新房。而由于村民们生活在一个森林资源相对丰富的地方,因此他们对于木料的选材更加的苛刻。一根上好的云杉木料,他们只会用到树干部分,其余的则直接扔在了森林之中。

对于森林资源的过度使用,直接导致滇金丝猴的栖息地越来越小,直至变为现在的这种孤岛状分布。由于滇金丝猴有着特殊的种群结构,因此,这种分布方式无疑是对他们的一个致命打击。

 

就在龙永城的考察报告发布不久,奚志农就得知德钦县计划砍伐保护区南面的施坝森林。更加糟糕的是,在划定白马雪山保护区范围的时候,钟泰曾经在这一片森林中看到过猴子出没。砍伐掉这片森林,就意味着这群滇金丝猴也会像那只“疯猴子”一样失去宝贵的栖息地。为了保住这片林子,奚志农从县里一直找到省里的相关部门,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最后,他只好给中国最早的一位环保作家唐锡阳写信反映了这个情况。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封信不仅改变了这片林子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奚志农的命运。

 

奚志农的信以及他所拍摄的图像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十多家媒体纷纷报道了滇金丝猴濒危的消息。这些报道在公众,尤其是在大学生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1996年5月,奚志农来到北京,和唐锡阳以及他的妻子玛夏一起策划一个针对施坝林区的大学生绿色营。在这次绿色营活动中,还有一位对奚志农来讲意义特殊的参与者——史立红。

 

最终,德钦县停止了对施坝森林的砍伐,奚志农也保护下了生活在那里的滇金丝猴。而他最大的收获,则应该算是找到了史立红这样一位同样关心滇金丝猴命运的人生伴侣。

为了继续去追寻滇金丝猴,奚志农夫妇二人前往照片上这个霞光万道、宛若仙境的村庄——那仁。它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魔力使得夫妇二人将这里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

第四集 森林守望者

  云南省的德钦县那仁村,对奚志农夫妇有着特殊的意义。1998年,新婚不久的奚志农和史立红把蜜月旅行的地点就选在了那仁——奚志农拍摄滇金丝猴时去过的一个小山村。3年前,正是在这个村庄附近的一片森林里,一直追踪滇金丝猴的奚志农第一次看见了我国所独有的濒危野生动物——滇金丝猴。

 

那仁村地处云南省西北部,村民们与滇金丝猴毗邻而居,这里森林的生态环境直接影响着滇金丝猴的命运。近几年来,那仁村民对森林的消耗正在逐年增加,村子周围森林的面积也在逐渐减少,这种现象也引起了一直关注滇金丝猴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的注意。

 

第二天,史立红和奚志农在鲁茸的带领下上山去寻找滇金丝猴,但是史立红对于这次是否能看到野生的滇金丝猴并没有多大把握。因为,金丝猴天性胆小,并且生活在深山密林中,奚志农在三年的跟踪拍摄中只看到过两次滇金丝猴。

 

为了成立这个环境保护组织,也为了能更近距离地观察拍摄滇金丝猴,奚志农辞去了在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的工作,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拍摄野生动物。奚志农的做法自然遭到了很多朋友的反对,但是史立红却非常支持丈夫的决定。

 

随着去那仁次数的增多,奚志农夫妇发现了一个让他们担心的问题 :近几年来随着那仁村人口的增加, 木材资源的消耗也在逐年增长。仅取暖一项,当地老百姓一年一户就要烧掉五、六万斤的上好木材。 

 

新式房屋的改良,使得取暖所需的燃料大大减少,这样木材就能节省三分之二,但是,奚志农发现,仅仅保护树林是不够的,当地村民还有用钢丝套狩猎的习惯。有的时候,这种钢丝套也会误伤到偶尔到地面来活动的滇金丝猴。 

 经常去那仁的奚志农夫妇已经成为了那里的常客,村民们对他们也越来越熟悉,当地的妇女跟史立红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们用传统的藏族服装来打扮史立红。

 让奚志农夫妇感到欣慰的是,这几年来他们在那仁村环保宣传的努力渐渐有了回报。那仁村制定了自己的村规民约,来加强对村子周围树木的保护。 滇金丝猴的数量也有一定的增长,而奚志农夫妇与那仁村民在一次次的交流沟通中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由于时间和工作的关系,奚志农夫妇离开那仁之后,很长时间里没有机会再回去。十年过去了,在村长鲁茸的盛情邀请下,他们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村庄。十年的时间里,村子里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变化,那群滇金丝猴又生活得怎么样,奚志农夫妇又会带来关于滇金丝猴的什么样的有趣故事呢?

第五集 十年寻梦 

由于时间和工作的关系,奚志农夫妇离开那仁之后,很长时间里没有机会再回去。十年过去了,在村长鲁茸的盛情邀请下,他们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村庄。这一次,他们不仅有了一次跟滇金丝猴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还拍摄到了雪天滇金丝猴的有趣画面。

     1996年,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的一封信,使得位于云南省德钦县的一片即将被采伐的原始森林得以保存,奚志农的个人命运也因此发生了改变。十多年过去了,仍然在关注滇金丝猴的奚志农,一直希望能走进这片森林,亲眼看一看栖息在这里的滇金丝猴。2007年春节,在村民们的盛情邀请下,奚志农夫妇再一次回到了那仁村。

  这次回那仁,奚志农特意带了一台即拍即打的打印机。虽然以前奚志农也为村民们拍过照片,但是由于时间工作的关系,常常没来得及把照片交到他们手里。这次,村民们很快就拿到了他们刚刚照的全家福,对于平时很少照相的村民们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

 第二天,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大家来到了十年前,被奚志农呼吁才保护下来的那片森林,这片滇金丝猴的栖息地盛产松茸。如今,这里的松茸产量已经成为村民们致富的一个重要来源。

 金黄色的落叶林,湛蓝的天空,沿途美丽的风景让每一个随行的人都忍不住放慢脚步。就在大家陶醉在优美的风景中时,一个意外的惊喜发生了,向导发现了猴群。 

 奚志农曾经六上白马雪山,却只有两次机会拍摄到滇金丝猴,这一次的失之交臂,让他非常遗憾。 但是在又一次野外的拍摄中,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雪让奚志农弥补了这个遗憾。滇金丝猴长期生活在云南高海拔的森林里,下雪对于它们并不陌生,但是,却很少有人拍摄到雪中滇金丝猴的画面。 

 冬日的阳光洒在树林里,滇金丝猴懒洋洋地躺在树枝上,互相梳理毛发是家庭成员之间最喜欢的一项活动,被梳毛的金丝猴摆出最舒服的姿势享受这项服务。尽管是冬天,滇金丝猴并不担心食物的问题,因为长在冷杉树上的松茸和埋在地下的竹笋都是它们随手可取的食物。冬天虽然白雪皑皑,却挡不住小猴子活泼好动的天性。

  虽然当地村民祖祖辈辈与滇金丝猴毗邻而居,但是由于滇金丝猴天性胆小谨慎,很多村民并没有亲眼见过猴子的庐山真面目。回到村里后,奚志农特意组织了一场看片会,播放自己拍摄的关于滇金丝猴的纪录片。很快,村民们把看片的房间挤了个水泄不通。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