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每晚22:30播出

 
 
 

日志

 
 
关于我

行百里者,看周遭事 行千里者,见世间情 行万里者,穷天下经 旅游卫视, 周一至周五 每晚22:30 行者,与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用生命点燃中国环保热情  

2008-03-07 19:00:47|  分类: 行者手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8月16日,第七届绿色营已开赴福建沿海,为保护赖以生存的海陆环境作多方面的工作和努力。一年一届的绿色营,每年夏季就活跃在生态环境告急之处。“绿色营”的成员都是来自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的大学生,他们爬高山,涉长水,哪里出现生态危机,哪里就会有他们的身影。他们没有工资、没有政府拨给的费用,一切都是义务,都是自费。就是在这种条件下,“绿色营”越来越壮大,越来越具影响力。这队伍的最初动力是什么,又是什么使得他们得以持续发展?

  一、 一则消息留住了一对美国夫妻

  这个故事还得从1995年说起:

  当马霞、唐锡阳夫妇准备结束多年在外奔波考察的工作,回到美国的家中安享晚年时,一则来自中国国内的消息让这对美籍华人夫妇十分震惊,云南省德钦县的100多平方公里原始森林有被滥砍滥伐的危险,如果这片原始森林被破坏,林中生活的200多只滇金丝猴将无家可归。

  看着这则消息,夫妇俩惊呆了,呆呆的坐了半天,最后马霞若有所思地对丈夫唐锡阳说:“老唐,我们不能眼看着他们这样做而什么都不管啊。”唐锡阳点点头,可随即又皱起眉头。这件事要管,可怎么管呢?夫妇俩只是普通的环保工作者,况且又身在美国,这么大的一件事从何管起呢?

  唐锡阳是一位美藉华人,而马霞是一位地道的美国人。他们都是高学历的学者。

  可能是学者的固有心态吧,唐锡阳首先想到的办法是著书立说,从而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作为一个年逾六旬的老人,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拿起手中的笔,用文字向破坏环境的行为宣战了,但这样做,也不一定能改变原始森林被砍伐的命运。唐锡阳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妻子马霞以她多年环保实际工作的经验告诉唐锡阳,只是动动笔,投投稿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想挽救那片原始森林,让那200多只滇金丝猴有家可回,就必须做点什么以引起当地政府、环保科学家和群众三方的重视,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搞一个什么活动,深入到事发地区,收集第一手资料,做最直接的研究,才有希望保住原始森林——金丝猴的家。

  听了马霞的观点,唐锡阳豁然开朗。可是,问题又来了,搞什么活动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最大的震撼效应?夫妇俩思来想去,最后决定组织一个由国内各高校的优秀大学生组成的绿色营考察团,然后,亲自带领这支队伍深入到德钦地区,搜集资料,就地宣传,从而保住森林,保住金丝猴。

  马霞,唐锡阳夫妇俩虽然有了不错的计划,但活动经费问题又成了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夫妇俩虽然曾到世界各地工作,但干环保不像干别的工作,所有的工作几乎都是义务的,所以他们一时之间根本拿不出钱来。

  找赞助是不可能的,没有公司财团愿意为一项没有利润的活动投资。资金的事只能靠自己了,思前想后,马霞拿出了自己平时积攒的以备不测之需的风险基金,她把一万元交到唐锡阳手中,“老唐,一万元不够的话,我再去取。”唐锡阳知道妻子的脾气,什么也没说,拿着钱马上开始了组织工作。

  就在绿色营的筹备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一个从医院传来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唐锡阳几乎无法承受:医院查出马霞患了食道癌,而且到了晚期,她随时都有可能走到生命的尽头。

  二、永别爱妻 饮痛驱车为她送行

  眼看着马霞一天天的消瘦,一次次被病痛折磨,唐锡阳不想继续把绿色营搞下去了,只想陪伴马霞度过最后的日子,让马霞接受最好的治疗,让她快乐而没有遗憾地走到人生的终点。然而马霞对待绝症的态度再一次让唐锡阳深深折服。她没有被难忍的病痛打倒,而是选择了在最后的日子里尽可能多的工作。为了不让唐锡阳分心,也为了最大限度的利用时间,马霞拒绝了住院治疗,她对丈夫说:你让我尽情工作,对于我来说,工作是最好的抗癌剂,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唐锡阳无法阻拦倔强的妻子,只能满含泪花地看着她。马霞豁达地拍着丈夫的肩膀:自然界之所以能不断散发着勃勃生机,就因为旧的生命、老的生命结束了,才能为新的生命积蓄力量。只有遵循大自然的法则,才能最大限度地体会生命的意义和乐趣。

  马霞在唐锡阳的身边轻松地谈着生老病死,鼓励他做好绿色营的工作。唐锡阳内心的悲痛渐渐消散,心中充满了对马霞的敬意。而对生命他也有了更深的感悟。

  在马霞的精神鼓舞下,唐锡阳奔波于中国大陆和美国本土之间,联系绿色营的活动。他几乎跑遍了国内所有的大学,招募志愿者。有时唐锡阳被拒之门外,有时一连十几天,他的志愿者招募栏中空无一人。但每当他想起马霞的话,每当他回到家中看着马霞一边清洗伤口,一边整理书稿,他就会感到力量无穷。

  绿色营的准备工作整整持续了半年,这期间唐锡阳虽然没能与马霞朝夕相处,但共同的追求反而使两位老人的心贴得更近了。马霞在这半年中,拖着倍受癌症折磨的病体,修改了大量文稿,并最终完成了五本书的修改工作。

  就在唐锡阳带领绿色营出发的前三天,马霞突发肠炎,已经无法在家中治疗了。这时马霞一反常态,突然提出了住院的要求。唐锡阳知道,马霞是为了不让自己分心,怕影响绿色营的出发,态度才会由以前坚决不住院而转变成现在要去住院的。

  望着生命摇摇欲坠的马霞,唐锡阳又伤心又焦急,他把两个女儿和女婿叫回了家,征求她们的意见。在马霞的坚持下,女儿女婿都支持马霞住院的决定,也支持父亲三天后启程去云南。

  马霞被送进了北京友谊医院,唐锡阳开始收拾行装。可就在出发那天的清晨,医院打来电话告诉唐锡阳马霞去世了。当绿色营的营员们赶到医院时,大家都惊呆了。马霞安详地走了。她唯一的遗物只是一盘录音带,那是她特意为绿色营的营员们而留下的。直到今天,很多营员还能背诵她的话:你只有用欣赏的眼光去认识别人,你才能正确认识自己。她衷心祝愿绿色营成为永远的家!也正是她的遗嘱,让营员们团结合作,使绿色营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家。

  唐锡阳在医院愣了半晌,大家全都静默无语。最后还是唐锡阳说了两个字:开车。1996年夏季的一个朝阳初升的上午,绿色营带着无尽的哀思,带着马霞的生前嘱托出发了!

  三、袅袅往事 化着力量向他走来

  绿色营一行来到了火车站,一路上大家一直沉默着,马霞的去世让所有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火车站的月台上,唐锡阳望着营员们,一张张年轻而充满希望的脸庞,让他心中所有的悲伤都化作了坚持到底的决心。他动情的对营员们说:希望在我们绿色营里面能够出现一个或者两个保护自然的英雄;希望有几个同学愿意把自己的一生献给自然保护事业;希望更多参加这次活动的同学通过这次活动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生态观,价值观。马霞的离去,让营员们对绿色营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为马霞默哀一分钟后,唐锡阳第一个上了火车。那天从早晨听到马霞去世的消息,一直到上火车唐锡阳都没有流泪 ,在他心里,继承马霞的遗志是最重要的。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做好马霞想要他做的一切,只有这样,才能让马霞真正走得安心。

  当天下午,火车到达河北邢台。唐锡阳告别营员,返回北京处理马霞的后事。8月1日,就在马霞去世后的第七天,唐锡阳乘飞机赶到昆明,和营员一起开始了通往德钦的艰难旅程。一路上,在马霞精神的鼓舞下 ,营员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整个活动期间唐锡阳也觉得身上有用不尽的力量。他一直走在年轻人的前面。在他整个脑海里翻腾的,全是他与马霞相知相爱的往事——

  1982年,在云南美丽的西双版纳,唐锡阳与马霞相识了。那时,唐锡阳来云南寻访野象,马霞来观察鸟儿。两人住在同一个旅馆里,共同的爱好与志向使他们走到了一起。

  唐锡阳还清楚地记得当时马霞和他一起在山间散步的种种情景。一次散步时,唐锡阳为马霞带了一些香蕉,马霞吃完了香蕉却不肯把皮扔掉,提着香蕉皮走了好几里地她也不扔,一直把皮拿回了旅馆垃圾箱。从马霞的行为中可以看出,环保不只是口号,不只是宣传,而是从我做起,从每一件事做起。

  马霞最爱动物,每次散步时她都会注意观察沿途遇到的每一种动物。所有的动物中她最爱鸟,唐锡阳曾问她为什么不去动物园而要来山野里看鸟,马霞的回答很简单,她说山林里的鸟儿自然,是最可爱的。唐锡阳被马霞更深的打动了,他也懂得了人作为自然的一份子,该如何尊重生命,尊重生命的自由。在唐锡阳的心中马霞不仅是他的爱人,还是他的老师,她用自己平时的一言一行告诉了唐锡阳很多,很多。

  四、泪水过后 丛丛绿色告慰天魂

  在德钦的考察工作开始并不顺利,当地居民对绿色营的工作不了解也不理解,甚至有人怀疑他们是来盗取木材的。绿色营的考察工作一度停滞不前,营员们根本无法进入林区考察。面对层层的阻挠,唐锡阳怀揣着那盒录有马霞声音的录音带,一面带领队员深入群众之中,向每一个人解释此行的目的;一面又联系当地政府说明缘由,以便得到政府的许可。就这样考察工作艰难的进行着。

  当唐锡阳爬上4300米的雪山垭口,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花,他立马想到马霞生前十分喜爱鲜花,此时此刻,他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了,望着鲜花,他放声大哭起来。

  与唐锡阳拥有同样心情的营员在海拔4300米的高山上,不约而同地借这一片花地,为马霞举行了一个朴素而隆重的高山祭奠。唐锡阳透过层层薄雾,仿佛又看见了马霞,马霞的一席话又重新在他耳边响起:大马哈鱼成千上万地从海里面逆流而上,到它们的老家——河的源头去产卵。产了卵以后,老马哈鱼死了,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喂小鱼,小鱼又回到海洋中去。最后,小鱼们还要在海雕的威胁下回流到河流。他们什么也不怕,奋不顾身地往上冲。因为它们这种死是为了生。马霞其实就像一条马哈鱼,她去世了,也要让更多新的生命能够绽放光彩。唐锡阳擦干眼泪,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实现妻子的心愿。

  唐锡阳带领绿色营深入山林,进行实地考察,绿色营活动期间营员们除拍摄了大量图片资料外,还记下了关于德钦县森林砍伐有关事实的详实数据。考察回来后营员们发表了大量关于环保问题的文章,并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了情况。德钦县原始森林砍伐及时得到了制止。200多只濒临灭绝的动物——滇金丝猴获救了,原始森林保住了,马霞最后的心愿实现了。

  从1996年起,马霞关注的绿色营一届一届地坚持办下来了,到今年为止,绿色营已经办了七届。1996年为保护滇金丝猴而奔赴滇西北;1997年为保护原始森林而奔赴藏东南;1998年为保护湿地而奔赴东北三江平原;1999年为探讨生态旅游和自然保护的关系而奔赴北疆;2000年为保护胡杨林而奔赴南疆;2001年为了配合IFAW这个保护野象的项目,再次到云南……

  每年暑假前夕,唐锡阳都会满怀激情地奔走于国内外的各所大学。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大学生们,听着马霞的故事,和唐锡阳一起奔赴到生态问题最严重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